無障礙瀏覽
首頁 > 專題專欄 > 掃黑除惡

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一周年
全國掃黑辦首開發布會公布4份重磅文件

發布時間:2019-04-09 10:49 來源:南方都市報網絡版 【打印】

   4月9日,全國掃黑辦召開新聞發布會,發布4份辦理掃黑除惡案件的意見,并進行介紹和解讀。

  這是掃黑除惡專項行動實施一年多以來,全國掃黑辦首次召開新聞發布會。

  南都記者了解到,此次一攬子發布的4份文件,分別為:《關于辦理惡勢力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關于辦理“套路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關于辦理黑惡勢力刑事案件中財產處置若干問題的意見》《關于辦理實施“軟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由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印發。

  為何在此時一攬子發布4份重磅文件?

  中央政法委秘書長、全國掃黑辦主任陳一新在新聞發布會上談道,今年是專項斗爭承上啟下的關鍵之年,隨著專項斗爭全面深入推進,大批涉黑涉惡案件陸續進入起訴、審判環節。到今年3月底,全國起訴涉黑涉惡犯罪案件14226件79018人,依法審判涉黑涉惡案件成為當前專項斗爭極為重要的工作,對準確適用法律法規,依法嚴懲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提出更高要求。

  據介紹,在具體司法實踐中,在惡勢力和“軟暴力”違法犯罪認定,依法打擊“套路貸”、處置黑惡勢力犯罪涉案財產等方面還亟待進一步明確、細化。這4份意見的制定和發布,將為依法嚴懲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提供了更加堅實的法治保障,對確保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始終在法治軌道上健康發展具有重大意義。

  陳一新說,這次出臺的4份意見不僅僅用于規范指導辦案,還能對黑惡勢力形成震懾,有效預防犯罪。

  他以“套路貸”為例介紹,當前,黑惡勢力在“套路貸”等違法犯罪活動中屢屢得逞,既與黑惡勢力鉆法律政策“空子”有關,也與受害人對“套路貸”等違法犯罪的危害性認識不清、遭遇“套路貸”等違法犯罪后不知道如何運用法律武器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密切相關。

  “這次相關意見出臺后,通過宣傳普及、司法運用,可以起到懲治犯罪、教育群眾的作用,有利于從源頭上預防和減少黑惡勢力滋生蔓延?!标愐恍抡f,可以說,該意見于當下,是解決好目前專項斗爭中遇到的法律政策適用問題;于今后,是加強源頭防范治理,筑牢社會治理法治根基的重要舉措。

  A.何為“惡勢力”?

  認定標準看是否“為非作惡、欺壓百姓”

  4月9日,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印發《關于辦理惡勢力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要求準確認定惡勢力和惡勢力犯罪集團,堅決防止人為拔高或者降低認定標準。

  對于惡勢力的糾集者、惡勢力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重要成員以及惡勢力、惡勢力犯罪集團共同犯罪中罪責嚴重的主犯,《意見》要求要正確運用法律規定加大懲處力度,對依法應當判處重刑或死刑的,堅決判處重刑或死刑。

  單純為不法牟利實施犯罪不屬惡勢力案件

  南都記者注意到,隨著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開展,司法實踐中對“惡勢力”存在認定標準不一的問題。

  針對上述問題,《意見》明確規定,“惡勢力”,是指經常糾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區域或者行業內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百姓,擾亂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較為惡劣的社會影響,但尚未形成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違法犯罪組織。

  “《意見》強調了惡勢力的構成?!敝袊缈圃捍髮W副校長林維對此表示,和“兩高兩部”去年1月印發的《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相同,也增加了“欺壓百姓”的表述。因此如果實施了相應的違法犯罪活動,但不能認定具有為非作惡、欺壓百姓特征的,一般也不應認定為惡勢力。

  同時,單純為牟取不法經濟利益而實施的“黃、賭、毒、盜、搶、騙”等違法犯罪活動,不具有為非作惡、欺壓百姓特征的,或者因本人及近親屬的婚戀糾紛、家庭糾紛、鄰里糾紛、勞動糾紛、合法債務糾紛而引發以及其他確屬事出有因的違法犯罪活動,不應作為惡勢力案件處理。

  此外,從參與人員數量看,《意見》明確,惡勢力一般為3人以上,糾集者相對固定。僅因臨時雇傭或被雇傭、利用或被利用以及受蒙蔽參與少量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的,一般不應認定為惡勢力成員。

  林維認為,這一厘清更為清晰地確定了惡勢力犯罪的特征、范圍,排除了一般糾紛所引發的普通刑事案件成立惡勢力的可能,避免了因為惡勢力本身內在隱含的模糊性而擴大打擊范圍的傾向。

  對惡勢力糾集者應加大懲處力度

  值得關注的是,《意見》對堅持貫徹落實“寬嚴相濟”刑事政策予以明確。要求準確認定惡勢力和惡勢力犯罪集團,堅決防止人為拔高或者降低認定標準。稱要根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主觀惡性、人身危險性、在惡勢力、惡勢力犯罪集團中的地位、作用以及在具體犯罪中的罪責,切實做到寬嚴有據,罰當其罪。

  對于惡勢力的糾集者、惡勢力犯罪集團的首要分子、重要成員以及惡勢力、惡勢力犯罪集團共同犯罪中罪責嚴重的主犯,《意見》要求要正確運用法律規定加大懲處力度,對依法應當判處重刑或死刑的,堅決判處重刑或死刑。

  同時要嚴格掌握取保候審,嚴格掌握不起訴,嚴格掌握緩刑、減刑、假釋,嚴格掌握保外就醫適用條件,充分利用資格刑、財產刑等法律手段全方位從嚴懲處。對于符合刑法第三十七條之一規定的,可以依法禁止其從事相關職業。

  對于惡勢力、惡勢力犯罪集團的其他成員,在共同犯罪中罪責相對較小、人身危險性、主觀惡性相對不大的,具有自首、立功、坦白、初犯等法定或酌定從寬處罰情節,可以依法從輕、減輕或免除處罰。認罪認罰或者僅參與實施少量的犯罪活動且只起次要、輔助作用,符合緩刑條件的,可以適用緩刑。

  B.何為“套路貸”?

  “套路貸”犯罪往往具有民間借貸假象

  近年來,頻頻發生的“套路貸”案件引起社會廣泛關注。4月9日發布的《關于辦理“套路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首次明確界定“套路貸”,同時要求依法嚴懲“套路貸”犯罪。此外,還要求以老年人、未成年人、在校學生、喪失勞動能力的人為對象實施“套路貸”,除刑法司法解釋另有規定的外,應當酌情從重處罰。

  “套路貸”以非法占有為目的

  南都記者了解到,為深入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準確甄別和依法嚴厲懲處“套路貸”違法犯罪分子,“兩高兩部”下發上述《意見》。

  《意見》首次對“套路貸”概念作出明確界定。規定“套路貸”是對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假借民間借貸之名,誘使或迫使被害人簽訂“借貸”或變相“借貸”“抵押”“擔?!钡认嚓P協議,通過虛增借貸金額、惡意制造違約、肆意認定違約、毀匿還款證據等方式形成虛假債權債務,并借助訴訟、仲裁、公證或者采用暴力、威脅以及其他手段非法占有被害人財物的相關違法犯罪活動的概括性稱謂。

  “套路貸”與民間借貸有何區別?對此,《意見》明確,民間借貸的出借人是為了到期按照協議約定的內容收回本金并獲取利息,不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的目的,也不會在簽訂、履行借貸協議過程中實施虛增借貸金額、制造虛假給付痕跡、惡意制造違約、肆意認定違約、毀匿還款證據等行為。

  此外,《意見》還特別提出,實踐中應當注意非法討債引發的案件與“套路貸”案件的區別,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也未使用“套路”與借款人形成虛假債權債務,不應視為“套路貸”。因使用暴力、威脅以及其他手段強行索債構成犯罪的,應當根據具體案件事實定罪處罰。

  “套路貸”犯罪造成死亡當重罰

  “改革開放進入新時期后,在嚴重暴力犯罪、街頭犯罪總量或占比下降的同時,犯罪的智能性、有組織性和牟利性明顯上升?!北本煼洞髮W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副院長盧建平告訴南都,近年來日漸蔓延的“套路貸”犯罪是集以上三種屬性于一體的新犯罪類型。

  在他看來,這不僅嚴重危及社會秩序和經濟秩序,也對當前的刑事偵查、起訴、審判等工作提出了嚴峻挑戰。

  “套路貸”有哪些表現形式?《意見》指出,“套路貸”犯罪往往制造出民間借貸假象。

  例如,以“小額貸款公司”“投資公司”“咨詢公司”“擔保公司”“網絡借貸平臺”等名義對外宣傳,以低息、無抵押、無擔保、快速放款等為誘餌吸引被害人借款,繼而以“保證金”“行規”等虛假理由誘使被害人基于錯誤認識簽訂金額虛高的“借貸”協議或相關協議。有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還會以被害人先前借貸違約等理由,迫使對方簽訂金額虛高的“借貸”協議或相關協議。

  此外,一些“套路貸”犯罪還制造資金走賬流水等虛假給付事實。例如,按照虛高的“借貸”協議金額將資金轉入被害人賬戶,制造已將全部借款交付被害人的銀行流水痕跡,隨后采取各種手段將其中全部或者部分資金收回,被害人實際上并未取得或者完全取得“借貸”協議、銀行流水上顯示的錢款。

  《意見》還要求依法嚴懲“套路貸”犯罪。尤其是對于以老年人、未成年人、在校學生、喪失勞動能力的人為對象實施“套路貸”的,或者因實施“套路貸”造成被害人或其特定關系人自殺、死亡、精神失常、為償還“債務”而實施犯罪活動的,除刑法司法解釋另有規定的外,應酌情從重處罰。

  在盧建平看來,《意見》的發布有助于準確認定“套路貸”違法犯罪行為,統一司法適用標準,提升案件辦理質量的同時,提高司法效率。同時,有助于將“套路貸”犯罪類型化,概括其典型特征,明確其可能觸犯的罪名、犯罪形態,幫助人們正確認識和理解“套路貸”的相關行為表現,進而準確認定“套路貸”違法犯罪行為。

  C.如何“打財斷血”?

  涉案財產“無法找到”可扣押“等值財產”

  今年上半年,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將再次出發,進駐21個省份開展兩輪督導工作。在這兩輪督導中,“打傘破網”“打財斷血”等被中央督導組列為督導重點。4月9日發布的《關于辦理黑惡勢力刑事案件中財產處置若干問題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對辦理黑惡勢力刑事案件中財產處置進行明確,并要求對涉案財產采取措施,應當嚴格依照法定條件和程序進行,嚴禁在立案之前查封。

  對于組織者應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南都記者注意到,黑社會性質組織以攫取經濟利益、聚斂財物為犯罪的基本手段,而對涉黑案件涉案財產的處置,往往成為該類案件的重點和難點。

  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區人民檢察院公訴部主任陳慧芳告訴南都記者,今年在辦理一起“汽車抵押”方式的套路貸涉惡集團案件時,發現涉案人員在將被害人抵押的車輛開走后,拒不供認車輛藏匿地點,導致車輛無法找到,只能判決“返還”而無法落實。

  陳慧芳注意到,《意見》對該類情況規定了“追繳、沒收其他等值財產”的方式,當涉案財產“無法找到”時,可以通過扣押“等值財產”的方式來處理,這一規定,解決了目前辦案中遇到的難題。

  在“打財斷血”方面,《意見》還要求,要徹底摧毀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經濟基礎,防止其死灰復燃。對于組織者、領導者一般應當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對于確屬骨干成員或者為該組織轉移、隱匿資產的積極參加者,可以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對于其他組織成員,應當根據所參與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次數、性質、地位、作用、違法所得數額以及造成損失的數額等情節,依法決定財產刑的適用。

  同時,要深挖細查并依法打擊黑惡勢力組織進行的洗錢以及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等轉變涉案財產性質的關聯犯罪。

  為犯罪嫌疑人及其所扶養親屬保留必需的生活費用和物品

  值得一提的是,按照法律規定,追繳、沒收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涉案財產的同時,也要保障其合法財產權。

  《意見》要求,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時,要依法對涉案財產采取查詢、查封、扣押、凍結等措施,并根據查明的情況,依法作出處理前款所稱處理既包括對涉案財產中犯罪分子違法所得、違禁品、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財物以及其他等值財產等依法追繳、沒收,也包括對被害人的合法財產等依法返還。

  此外,《意見》指出,對涉案財產采取措施,應當嚴格依照法定條件和程序進行。嚴禁在立案之前查封、扣押財物。對涉案財產采取措施,應當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所扶養的親屬保留必需的生活費用和物品等。

  武漢大學法學院教授莫洪憲告訴南都記者,上述規定體現了充分剝奪黑惡勢力犯罪所得與保護財產權并重的理念。明晰了針對第三人的犯罪所得追繳制度,細化了等值財產沒收制度,并清晰界定了收益的范圍,體現了充分剝奪犯罪收益的理念;及時返還制度等,體現了對合法財產權的保護。

  D.何為“軟暴力”?

  催收中放哀樂、擺花圈屬“軟暴力”

  何為“軟暴力”以及如何懲治“軟暴力”犯罪行為,首次得到明確。4月9日,全國掃黑辦召開新聞發布會,就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司法部4部門聯合印發的《關于辦理實施“軟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簡稱《意見》)作出介紹。在此輪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軟暴力”成為治理的新重點。南都記者了解到,根據《意見》規定,諸如催收過程中的恐嚇、跟蹤、放哀樂、擺花圈等行為,可被認定為“軟暴力”。

  首次明確“軟暴力”是違法犯罪手段

  公安部副部長、全國掃黑辦副主任杜航偉在發布會上介紹了一起“軟暴力”犯罪的典型案例。

  據介紹,浙江公安機關日前偵辦的一起“套路貸”案件中,受害人張某落入債務陷阱、無力償還時,犯罪團伙使用對張某及其家屬、通訊錄朋友進行威脅、恐嚇、騷擾等手段,逼迫張某償還虛高債務,并進行“軟暴力”催收:團伙成員向其發送恐嚇、侮辱性圖片,最終,張某不堪忍受、被逼自殺。

  “從表現形式上看,‘軟暴力’與暴力明顯不同,但其危害后果卻與傳統暴力犯罪相同,甚至有些造成的后果超過了傳統的暴力手法犯罪?!倍藕絺フf。

  但一直以來,在司法實踐中,對于“軟暴力”違法犯罪認定亟待進一步明確、細化。廣東省佛山市公安局三水分局特警大隊大隊長孫建國此前接受南都記者采訪時也談到,在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公檢法三方對于掃黑除惡專項行動中的“軟暴力”的定性標準不同,難以實現有效打擊和治理。

  此次《關于辦理實施“軟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的發布,將破解這一困境。南都記者了解到,《意見》首次明確了“軟暴力”的基本概念。

  按照規定,“軟暴力”是指行為人為謀取不法利益或形成非法影響,對他人或者在有關場所進行滋擾、糾纏、哄鬧、聚眾造勢等,足以使他人產生恐懼、恐慌進而形成心理強制,或者足以影響、限制人身自由、危及人身財產安全,影響正常生活、工作、生產、經營的違法犯罪手段。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程雷向南都記者表示,《意見》首次明確將軟暴力這一類違法犯罪形式界定為“違法犯罪手段”,并明確軟暴力并非獨立的犯罪罪名與類型。

  跟蹤、斷水斷電都屬“軟暴力”表現形式

  南都記者了解到,《意見》還列舉了四類“軟暴力”手段的表現形式,具體包括:

  第一類是侵犯人身權利、民主權利、財產權利的手段,包括但不限于跟蹤貼靠、揚言傳播疾病、揭發隱私、惡意舉報、誣告陷害、破壞、霸占財物等。

  第二類是擾亂正常生活、工作、生產、經營秩序的手段,包括但不限于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破壞生活設施、設置生活障礙、貼報噴字、拉掛橫幅、燃放鞭炮、播放哀樂、擺放花圈、潑灑污物、斷水斷電、堵門阻工,以及通過驅趕從業人員、派駐人員據守等方式直接或間接地控制廠房、辦公區、經營場所等。

  第三類是擾亂社會秩序的手段,包括但不限于擺場架勢示威、聚眾哄鬧滋擾、攔路鬧事等。

  第四類是其他符合“軟暴力”定義的手段。

  杜航偉介紹說,根據“軟暴力”侵害的法律所保護的利益的不同,《意見》采取列舉的方式對“軟暴力”通常表現形式作出規定,避免交叉、重復和遺漏,并與刑法分則關于具體犯罪的分類方法保持了一致?!败洷┝Α毙袨?,是否能夠構成犯罪,要看是否符合具體罪名的構成要件,能否構成黑惡勢力則要看能否符合黑惡勢力的特征和黑惡勢力的認定標準。

  程雷也對南都記者表示,上述軟暴力表現方式的例舉,從各方面涵蓋了“軟”的具體形態,有助于執法一線人員以及社會各界形象化、具象化的理解“軟暴力”的內涵、外延,推動軟暴力違法犯罪活動打擊走向精準化。


  來源:南方都市報網絡版

  編輯:黃柳英


老汉黄色片视频